_(xз」∠)_

去tm的坚强 老子要强兼

自制 鹤我对不起你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你们仨以后天天比赛谁先想起来腿丸名字得了

试着出了安定x(明明就是表情包连正脸都没有x)人太吃藕了就放张表情包嗯x

试图出一个可爱的堀川x(醒醒吧你可爱不起来) 自己不会撸妆而且手残orz……(连试妆都算不上系列x)顺便6/10—6/11吉林meo展子有没有出兼桑的!!!给我个兼桑吧我求你们了!!!(三图惊现社会你堀哥x)

【原创】 恋と浄土の八重桜中文填词

五月雨水凪:

恋と浄土の八重桜中文填词
夙愿藏心间
一直都在期盼着明天
梦醒之后能够与你再度相见
若不在身边
至少传达出我的思念
将所有的眷恋都书写在信笺
总是祈求着命运会改变
晚风行过抚卷珠帘
蓦然回首所浮现在眼前
你温柔的笑颜
月光之下万叶樱华在肆意的飞散
酒宴欢愉翩然起舞和歌与莺鸾
花叶颤 湖畔倒映了漫天的星繁
满园春色明艳笑语声盈满了杯盏
此夜灯火辉煌筝弦起如梦似幻
最终能与你相伴
直待到天幕为朝阳浸染
将苏醒的云烟
阳光轻盈地落在你指尖
如果这是梦境希望没有终点
花丛之间唯愿与你走遍
留下回忆值得积淀
就在这一幅温柔的画面
与你许下诺言
朝日当空清茶微冷享受时光静安
风虽如此却也无碍心间的温暖
花叶乱 此刻美景皆书写在诗卷
同坐亭廊清香弥漫笑看你轻摇折扇
春华璀璨又为何在意岁月荏苒
紧握已久的期盼
将心事寄语至樱芽初绽
水中映 烟火照天际
月痕轻 是你的剪影
天澄净 无论虚幻与否珍惜这份温情
风吹清香落满地 与共度朝夕
月光之下万叶樱华在肆意的飞散
酒宴欢愉翩然起舞和歌与莺鸾
花叶颤 湖畔倒映了漫天的星繁
同坐亭廊清香弥漫笑看你轻摇折扇
春华璀璨又为何在意岁月荏苒
紧握已久的期盼
将心事寄语至樱芽初绽
BY作祟之理
向一期势力低头_(:з」∠)_好了,这次是恋与净土的八重樱,这么热闹的感觉不是我的风格2333333一直失恋歌写啊写的!总之下次例行暁の星、November Stars、 心魂の在処三选一,其实也很想写土方组的ED但是有一段很迷……等有头绪再来好了!

去你mmp的游戏…(三日鹤

陆奥守地瓜:

*全员UP主设定


  短/OOC


 


 


   鹤丸国永下载这个游戏的时候,正靠在三日月的肩上斜眼看他手机里的直播间。岩融和今剑正在直播打扑克,虽然只是抽鬼牌,但直播间依然人气爆满。


 


  “啊…耶!岩融赢了。三日月,你打赌输了。”鹤丸歪着头一直看到岩融抽走了那张正确的方块三,画面定格在了今剑的苦笑上。他坐直了身体扭了扭脖子,然后冲着他挥挥下载完游戏的手机,“那你就陪我玩这个游戏吧。”


 


  三日月点头应允,殊不知接下来的几天里自己会因为这个决定而懊悔万分。答应下来的理由可能是鹤丸当时笑的太甜,又或是鹤丸当时贪凉把脖子松松垮垮的露了出来……


 


  咳咳,三日月。美色误人呀。


 


 


——————


 


   “欢迎观众们来到我的直播间!”屏幕上的鹤丸猛地从椅背后面跳出,冲着摄像头晃了晃自己手里的手机,“今天我要直播玩——这一款!”


 


  “当当!!不要停、八分音符酱!!”


 


   鹤丸不顾屏幕上飞略过的一串“233333又要疯一个”和“夭寿啦!姥爷也要玩啦!!”用力拉过一直在镜头外的滑轮电脑椅,把坐在椅子上研究游戏教程的三日月也一同拉了进来。


 


  “我们的特邀嘉宾是三日——我靠!?”他松手之后就扭过头对着箭头一个wink,殊不知带着惯性的滑轮椅已经再次滑出了镜头外边,仅仅出现了两三秒的三日月的脸上最明显的表情除了【大哀莫过于心死】之外只有【生无可恋】。


 


  弹幕上又适时的飞过一串“233333姥爷闷声作大死”和“三条家也疯了一个!!”  随后以“爷爷!!爷爷飞过去了!!爷爷你没事吧!!!”为主打,夹杂几句“爷爷可以讹诈姥爷啦!!!”


 


   但是一切的喧闹弹幕都在鹤丸搬了一把普通椅子,三日月入座点开游戏界面之后安静了下来。鹤丸把手机凑到唇边然后张嘴……


 


  “啊——!!!!!!!!”


 


   黑色的小人瞬间跳上了天边,半晌之后再也没有落下来,出现了游戏结束的提示音。


 


  “……噗。”三日月摒不住抢先笑了出来,他用手虚捂住嘴,另一只手拭去眼角涌出来的些许泪水,“真是,有意思的开场。”


 


  他接过了鹤丸递来的手机,点了重新开始然后凑近唇边轻轻的开始哼歌,只有在经过沟壑的时候才会提高音量,即使如此也有惊无险的度过了第一关。


 


  不用看也知道弹幕里会有一波吹三日月作风优雅的标准套路。鹤丸再次接过手机开始,他对这个别出心裁的游戏有着特别的好感。


 


  “啊啊啊…啊啊~啊——”用着各种不同的语调磕磕绊绊的到达沟壑之后,鹤丸露出了一个谜一样的微笑,然后清了清嗓子发出了一声高昂的歌声。


 


  “来看看吧、烛台切——”


 


    “面——做好啦~~~”


 


      弹幕瞬间爆炸,以“长谷部在拔刀来的路上”和“咪酱决定扣留鹤丸的晚饭”为多数。也有顶端弹幕在为新人科普这个梗的由来。当年科技区的UP主压切长谷部和美食区的烛台切光忠第一次合作制作乌冬面,居然鬼使神差的用对歌的方式唱完了整个做法,从此留下了人生中浓墨重彩的一笔…如同锅底一般乌漆墨黑的黑历史。


 


  三日月宗近听到鹤丸开始哼唱他当年唯一露脸的几句“加上鸡蛋如何”也没有特别的反应,还可以平淡地笑着夸奖鹤丸唱的不错,反倒让打算捉弄三日月的鹤丸有些败兴。


 


  鹤丸迅速如同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一般用着不同的句子操控角色、隔壁冲田组的“欧拉欧拉欧拉!!!”和堀川的招牌“兼先生——”已经被反复使用到摒弃一边,若不是考虑到正在直播,或许鹤丸会非常乐意搜索几个三条team的鬼畜视频用来过关。


 


  “咔咔咔——!!!”


 


   在鹤丸清清嗓子度过第二关的时候,青江打开了房门示意他们吵到了邻居,只是“太吵的话,石切丸事后会抱怨听不到我的声音少了许多乐趣…”这句话,怎么听怎么不对呢,笑面污江太太。


 


  鹤丸应了一声也对着观众约定明日继续之后,结束了这次直播。只不过直到晚饭时都一直沉迷如何用各种有趣的方式过关,任凭三日月在身后微笑着注视着他一个小时。


 


  ……真的没有背后一凉吗?


 


  ————


 


   鹤丸钻进被子里的时候还捧着这个游戏,一次次不厌其烦的测试着音量的高低。三日月在他身旁翻了个身,半晌之后似是不能忍耐鹤丸一直在身边发出“啊、啊…”的声音一般抽走了鹤丸的手机放在了一边。


 


  “抱歉、吵到你了吗?”鹤丸看了眼时间这么说道,正欲说完下面的话却被三日月一把掀了被子。


 


  “不、只是想到了另一个过关方法。”三日月笑眯眯的说道,慢条斯理的解开了鹤丸睡衣的第一个扣子,语气中却充满了威胁意味,“鹤不和我来试试吗?”


 


  “…………欸?三日月…等等你别扒我裤子!!”


 


  游戏的屏幕还亮着,里面的角色随着鹤丸发出或高或低的喘息不断地跳跃,那么这次会到达一个什么样的分数呢?


 


 


 


 


-日后谈-


 


   【UP:惊吓制造者


              昨天真的吓到我了…因为某些原因现在嗓子有点哑,我们改日再玩这一款游戏吧!】


 


 


 


————————


简单粗暴的完结了。


本来可以写的更加有趣一点,结果满脑子都是上一条po特别生气所以…。抱歉、以后有时间我润色一下。


 


一个彩蛋:三日月通过哼歌的方式过关的时候、最多的弹幕是【夭寿啦三条家的居然没有疯!!超失望!!】 


 


下个坑见。

#刀剑乱舞#【口红试色的正确姿势(?)】

鹤球啊啊啊啊boom!

优_Tsuru:

  *毫无逻辑思维就是想写这个玩,放飞自我
  *口红大法好x这里说的口红是维特娃的嗯
  *还是像以前一样前面正经写后面……后面我不知道∠( ᐛ 」∠)_
  
     【口红试色的正确姿势(?)】
  
  最近你迷上了一款平价好看的口红,由于它的色号较多又非常便宜,冲动之下你all了所有色号。
  
  然而等到装满了口红的包裹被专职时政府包裹派送的快递员送过来之后,你又开始犯愁了。
  
  ——口红颜色太多了,一个个试过去真的好累啊。
  
  手指划过那些口红的包装塑封,你困扰地看着这堆口红。虽说这款口红确实便宜并且口碑也不差,但是它的包装和持久度对比大牌来看也真的是惨不忍睹。先不说后面试色应该怎么办,光是拆包装就足够让你头疼了。
  
  就在这时,你突然想起之前看到过有阴阳师冒着生命危险让自家式神试色口红的事情。
  
  会心一笑,你满怀着期待之心开始拆包装,准备一会儿把自家的付丧神们一个一个叫过来帮忙试口红的颜色。
  
  [鹤丸国永的场合]
  
  最先叫来的是鹤丸,被叫过来的鹤丸一脸茫然地看着自家审神者坐在口红堆里对他露出善意的笑容。被突然这么温柔这么友善的审神者吓到,鹤丸不自觉地开始回忆最近是不是有恶作剧被审神者发现了。
  
  然而无论他怎么回忆都想不起来有可能的事,审神者这段时间不是让他种田喂马教导新人,就是不停让他出阵远征,完全没有时间去做什么恶作剧。
  
  更何况之前恶作剧的时候不小心弄坏了一只口红审神者把他暴打一顿的事,他到现在都印象深刻,怎么可能还敢对她的口红做手脚呢。
  
  “鹤丸,在我面前坐下。”
  
  听从指示盘腿坐下,鹤丸的心里隐隐约约预感到了什么。这满地一看就是才拆好包装的口红审神者一定会找人试色吧。
  
  “我想想……用这个正红好了。”
  
  带着香味的小手抬起他的下巴,审神者跪在他的身前上半身前倾。被这暧昧的景象吓到,鹤丸国永呆呆地看着审神者的脸庞逐渐向他逼近。
  
  ——她可真漂亮啊。
  
  ——身上也好香。
  
  ——吐息……都可以感觉到了。
  
  脸不受控制地微红,鹤丸急忙撇开脸。才涂到一半的口红也因此歪歪斜斜地划了出来。随意地用手指将多余的部分擦出,鹤丸拿起本体就冲出了房间,徒留一脸懵比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的审神者在原地。
  
  [三日月宗近的场合]
  
  看着手上的那只正红色口红,你有些茫然不知道鹤丸为什么突然就跑走了。
  
  是故意这样想去吓一吓别人吗?
  
  想到最近为了发泄新买来的口红被弄坏的怨气,基本一直在让他劳动出阵的事,你不禁有些心虚。反正也看过薄涂的效果了,你决定喊下一个人过来。
  
  “哦呀,主殿在这里做什么呢?”
  
  本还在纠结下一个应该喊谁过来,三日月宗近的声音就从门边传来。你朝他招了招手,让他坐在自己的面前。
  
  “我想试一下口红的颜色,可以吗?”
  
  三日月宗近沉吟一声,在看到你略带沮丧的表情时哈哈大笑同意了你的请求。
  
  “哈哈哈,没问题哦。要让我自己来涂吗?”
  
  挑选口红的手一顿,你想了想让三日月宗近自己涂口红的场景之后默默地摇摇头否决他的提议。
  
  ——让他自己来恐怕能倒腾好久吧?
  
  跪在三日月宗近的面前,你一手抬起他的下巴,身子前倾,另一只手仔细地在他好看的薄唇上涂抹。当你为他涂好口红与他对视的时候你呆住了。
  
  藏着新月的深蓝眼眸流光婉转,为新月镀上一层惑人的阴影叫人看不真切。他勾起的唇角耐人寻味,引诱着你的大脑产生一些不该有的念头。
  
  “这就可以了吗?”
  
  比往常更为低沉的声线在你的耳旁响起,你的脸微微红了起来,感觉自己的理智都快消失了。
  
  “可……可以了……”
  
  视线转向别出不敢再与三日月宗近对视,你小声道谢后以最快的速度往后退去。
  
  轻笑一声,三日月宗近颇为可惜地用手去触碰自己的唇。黑色的手套沾染上红,他捻了捻之后又哈哈一笑。
  
  “我这是吓到您了吗?哎呀哎呀真是抱歉呢。”
  
  [笑面青江的场合]
  
  你唤来笑面青江,笑着和他解释了一下之后他便同意了。
  
  “您身上有股幽香呢。”
  
  涂抹口红的手一顿,你被笑面青江直接抱住。
  
  “这个颜色……更适合您呢。”
  
  [长谷部的场合]
  
  对于你的请求,长谷部没有丝毫顾虑就同意了。只不过他的表情看上去非常奇怪,好像想拒绝却又因为这是你的请求不愿意拒绝。
  
   挑选了一个裸色,你拍了拍自己面前的位置让长谷部坐过来。
  
  “还是说你想躺在我的腿上?”
  
  一如既往地顺口调戏一番长谷部,你没有想到对方瞬间红了脸,嘴唇蠕动着仿佛在询问你的提议的真假。看着对方罕见的羞涩样子,你哈哈大笑一番后走到他的面前坐了下来,强硬地让他躺在你的腿上。
  
  “不许动哦,涂歪了可就不好了。”
  
  保持着将他半搂在怀里的状态直到涂好口红,你在心底窃笑。
  
  “长谷部可真是可爱啊。”
  
  夸奖般摸了摸他的头,长谷部脸红得滴血。以往的严肃顷刻间全部消失。你瞟了眼没来得及藏好的账单,在心底默默比了个v字。
  
  ——被发现了可就糟糕了啊。
  
  [乱藤四郎的场合]
  
  你们非常愉快的一起讨论了一下每个颜色之间的差异之后顺带又下了一批别的口红的单子。
  
  钱包不保。
  
  [加州清光的场合]
  
  被鹤丸的鬼样子吓到的加州清光拿着用完的指甲油跑来找你,于是你顺便又下了一些指甲油的单子。
  
  你突然开始怀疑接下来是不是还要买眼影。
  
  [太郎太刀与次郎太刀的场合]
  
  你的怀疑没有错。太郎本来还有些羞于说这件事,半醉半醒嗯次郎倒是直接开口,你颤抖着再下了一堆眼影的单子。
  
  [不动行光的场合](灵感来源刀舞)
  
  隔天你打算整理归纳一下所有东西的时候,忽然发现自己那装着口红的快递箱子不见了。你焦急地四处询问却没有一个人知道你的口红去了哪里。
  
  忽然,你发现喝醉了呼呼大睡的不动行光的手上有口红的印子。
  
  说来也是可气,那个口红包装太廉价了盖子特别容易掉,一不小心可能就会沾到手上。但此时此刻你万分感谢它这糟心的包装,使劲晃悠不动行光,你问他自己有没有看见自己的口红。
  
  “口红……?那是什么……嗝……是昨天装在箱子里的东西吗?”
  
  终于找到了失踪的口红的线索,你快速点点头催促他继续说下去。
  
  “那个的话……嗝……我出阵的时候当投石兵用了……”
  
  “不!动!行!光!”
  
  得知真相的你异常恼火痛扁了一番这个气人的小酒鬼,他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就被你打成重伤被闻声而来的其他刀送进手入室。
  
  “你最近还能喝到酒算我输。”
  
  冷静下来之后,你一边帮着他手入,一边咬牙切齿地和他说。
  
  #口红是无辜的#
  #你为什么要想不开把他当投石兵#
  #什么仇什么怨#
  
  —
  
  说一下刀舞投石兵那个梗……刀舞小酒鬼战斗的时候自己踢起地上的东西砸出去的来着23333当时看后台花絮吐槽的时候忍不住笑出声就拿到这里来用啦w

向天墜落。:

终于特么搞完了的叉琴条漫。含黑白骨科。我完全就是个...黑吹。(咦

试妆!亚瑟柯克兰!(假发修的太长了眉毛没露出来x 不要在意这些细节xxxx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