愿天堂没有那个疯子

照目前这个形式来看 我应该是要疯了

#刀剑乱舞#【口红试色的正确姿势(?)】

鹤球啊啊啊啊boom!

优_Tsuru:

  *毫无逻辑思维就是想写这个玩,放飞自我
  *口红大法好x这里说的口红是维特娃的嗯
  *还是像以前一样前面正经写后面……后面我不知道∠( ᐛ 」∠)_
  
     【口红试色的正确姿势(?)】
  
  最近你迷上了一款平价好看的口红,由于它的色号较多又非常便宜,冲动之下你all了所有色号。
  
  然而等到装满了口红的包裹被专职时政府包裹派送的快递员送过来之后,你又开始犯愁了。
  
  ——口红颜色太多了,一个个试过去真的好累啊。
  
  手指划过那些口红的包装塑封,你困扰地看着这堆口红。虽说这款口红确实便宜并且口碑也不差,但是它的包装和持久度对比大牌来看也真的是惨不忍睹。先不说后面试色应该怎么办,光是拆包装就足够让你头疼了。
  
  就在这时,你突然想起之前看到过有阴阳师冒着生命危险让自家式神试色口红的事情。
  
  会心一笑,你满怀着期待之心开始拆包装,准备一会儿把自家的付丧神们一个一个叫过来帮忙试口红的颜色。
  
  [鹤丸国永的场合]
  
  最先叫来的是鹤丸,被叫过来的鹤丸一脸茫然地看着自家审神者坐在口红堆里对他露出善意的笑容。被突然这么温柔这么友善的审神者吓到,鹤丸不自觉地开始回忆最近是不是有恶作剧被审神者发现了。
  
  然而无论他怎么回忆都想不起来有可能的事,审神者这段时间不是让他种田喂马教导新人,就是不停让他出阵远征,完全没有时间去做什么恶作剧。
  
  更何况之前恶作剧的时候不小心弄坏了一只口红审神者把他暴打一顿的事,他到现在都印象深刻,怎么可能还敢对她的口红做手脚呢。
  
  “鹤丸,在我面前坐下。”
  
  听从指示盘腿坐下,鹤丸的心里隐隐约约预感到了什么。这满地一看就是才拆好包装的口红审神者一定会找人试色吧。
  
  “我想想……用这个正红好了。”
  
  带着香味的小手抬起他的下巴,审神者跪在他的身前上半身前倾。被这暧昧的景象吓到,鹤丸国永呆呆地看着审神者的脸庞逐渐向他逼近。
  
  ——她可真漂亮啊。
  
  ——身上也好香。
  
  ——吐息……都可以感觉到了。
  
  脸不受控制地微红,鹤丸急忙撇开脸。才涂到一半的口红也因此歪歪斜斜地划了出来。随意地用手指将多余的部分擦出,鹤丸拿起本体就冲出了房间,徒留一脸懵比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的审神者在原地。
  
  [三日月宗近的场合]
  
  看着手上的那只正红色口红,你有些茫然不知道鹤丸为什么突然就跑走了。
  
  是故意这样想去吓一吓别人吗?
  
  想到最近为了发泄新买来的口红被弄坏的怨气,基本一直在让他劳动出阵的事,你不禁有些心虚。反正也看过薄涂的效果了,你决定喊下一个人过来。
  
  “哦呀,主殿在这里做什么呢?”
  
  本还在纠结下一个应该喊谁过来,三日月宗近的声音就从门边传来。你朝他招了招手,让他坐在自己的面前。
  
  “我想试一下口红的颜色,可以吗?”
  
  三日月宗近沉吟一声,在看到你略带沮丧的表情时哈哈大笑同意了你的请求。
  
  “哈哈哈,没问题哦。要让我自己来涂吗?”
  
  挑选口红的手一顿,你想了想让三日月宗近自己涂口红的场景之后默默地摇摇头否决他的提议。
  
  ——让他自己来恐怕能倒腾好久吧?
  
  跪在三日月宗近的面前,你一手抬起他的下巴,身子前倾,另一只手仔细地在他好看的薄唇上涂抹。当你为他涂好口红与他对视的时候你呆住了。
  
  藏着新月的深蓝眼眸流光婉转,为新月镀上一层惑人的阴影叫人看不真切。他勾起的唇角耐人寻味,引诱着你的大脑产生一些不该有的念头。
  
  “这就可以了吗?”
  
  比往常更为低沉的声线在你的耳旁响起,你的脸微微红了起来,感觉自己的理智都快消失了。
  
  “可……可以了……”
  
  视线转向别出不敢再与三日月宗近对视,你小声道谢后以最快的速度往后退去。
  
  轻笑一声,三日月宗近颇为可惜地用手去触碰自己的唇。黑色的手套沾染上红,他捻了捻之后又哈哈一笑。
  
  “我这是吓到您了吗?哎呀哎呀真是抱歉呢。”
  
  [笑面青江的场合]
  
  你唤来笑面青江,笑着和他解释了一下之后他便同意了。
  
  “您身上有股幽香呢。”
  
  涂抹口红的手一顿,你被笑面青江直接抱住。
  
  “这个颜色……更适合您呢。”
  
  [长谷部的场合]
  
  对于你的请求,长谷部没有丝毫顾虑就同意了。只不过他的表情看上去非常奇怪,好像想拒绝却又因为这是你的请求不愿意拒绝。
  
   挑选了一个裸色,你拍了拍自己面前的位置让长谷部坐过来。
  
  “还是说你想躺在我的腿上?”
  
  一如既往地顺口调戏一番长谷部,你没有想到对方瞬间红了脸,嘴唇蠕动着仿佛在询问你的提议的真假。看着对方罕见的羞涩样子,你哈哈大笑一番后走到他的面前坐了下来,强硬地让他躺在你的腿上。
  
  “不许动哦,涂歪了可就不好了。”
  
  保持着将他半搂在怀里的状态直到涂好口红,你在心底窃笑。
  
  “长谷部可真是可爱啊。”
  
  夸奖般摸了摸他的头,长谷部脸红得滴血。以往的严肃顷刻间全部消失。你瞟了眼没来得及藏好的账单,在心底默默比了个v字。
  
  ——被发现了可就糟糕了啊。
  
  [乱藤四郎的场合]
  
  你们非常愉快的一起讨论了一下每个颜色之间的差异之后顺带又下了一批别的口红的单子。
  
  钱包不保。
  
  [加州清光的场合]
  
  被鹤丸的鬼样子吓到的加州清光拿着用完的指甲油跑来找你,于是你顺便又下了一些指甲油的单子。
  
  你突然开始怀疑接下来是不是还要买眼影。
  
  [太郎太刀与次郎太刀的场合]
  
  你的怀疑没有错。太郎本来还有些羞于说这件事,半醉半醒嗯次郎倒是直接开口,你颤抖着再下了一堆眼影的单子。
  
  [不动行光的场合](灵感来源刀舞)
  
  隔天你打算整理归纳一下所有东西的时候,忽然发现自己那装着口红的快递箱子不见了。你焦急地四处询问却没有一个人知道你的口红去了哪里。
  
  忽然,你发现喝醉了呼呼大睡的不动行光的手上有口红的印子。
  
  说来也是可气,那个口红包装太廉价了盖子特别容易掉,一不小心可能就会沾到手上。但此时此刻你万分感谢它这糟心的包装,使劲晃悠不动行光,你问他自己有没有看见自己的口红。
  
  “口红……?那是什么……嗝……是昨天装在箱子里的东西吗?”
  
  终于找到了失踪的口红的线索,你快速点点头催促他继续说下去。
  
  “那个的话……嗝……我出阵的时候当投石兵用了……”
  
  “不!动!行!光!”
  
  得知真相的你异常恼火痛扁了一番这个气人的小酒鬼,他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就被你打成重伤被闻声而来的其他刀送进手入室。
  
  “你最近还能喝到酒算我输。”
  
  冷静下来之后,你一边帮着他手入,一边咬牙切齿地和他说。
  
  #口红是无辜的#
  #你为什么要想不开把他当投石兵#
  #什么仇什么怨#
  
  —
  
  说一下刀舞投石兵那个梗……刀舞小酒鬼战斗的时候自己踢起地上的东西砸出去的来着23333当时看后台花絮吐槽的时候忍不住笑出声就拿到这里来用啦w

评论

热度(2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