愿天堂没有那个疯子

照目前这个形式来看 我应该是要疯了

去你mmp的游戏…(三日鹤

陆奥守地瓜:

*全员UP主设定


  短/OOC


 


 


   鹤丸国永下载这个游戏的时候,正靠在三日月的肩上斜眼看他手机里的直播间。岩融和今剑正在直播打扑克,虽然只是抽鬼牌,但直播间依然人气爆满。


 


  “啊…耶!岩融赢了。三日月,你打赌输了。”鹤丸歪着头一直看到岩融抽走了那张正确的方块三,画面定格在了今剑的苦笑上。他坐直了身体扭了扭脖子,然后冲着他挥挥下载完游戏的手机,“那你就陪我玩这个游戏吧。”


 


  三日月点头应允,殊不知接下来的几天里自己会因为这个决定而懊悔万分。答应下来的理由可能是鹤丸当时笑的太甜,又或是鹤丸当时贪凉把脖子松松垮垮的露了出来……


 


  咳咳,三日月。美色误人呀。


 


 


——————


 


   “欢迎观众们来到我的直播间!”屏幕上的鹤丸猛地从椅背后面跳出,冲着摄像头晃了晃自己手里的手机,“今天我要直播玩——这一款!”


 


  “当当!!不要停、八分音符酱!!”


 


   鹤丸不顾屏幕上飞略过的一串“233333又要疯一个”和“夭寿啦!姥爷也要玩啦!!”用力拉过一直在镜头外的滑轮电脑椅,把坐在椅子上研究游戏教程的三日月也一同拉了进来。


 


  “我们的特邀嘉宾是三日——我靠!?”他松手之后就扭过头对着箭头一个wink,殊不知带着惯性的滑轮椅已经再次滑出了镜头外边,仅仅出现了两三秒的三日月的脸上最明显的表情除了【大哀莫过于心死】之外只有【生无可恋】。


 


  弹幕上又适时的飞过一串“233333姥爷闷声作大死”和“三条家也疯了一个!!”  随后以“爷爷!!爷爷飞过去了!!爷爷你没事吧!!!”为主打,夹杂几句“爷爷可以讹诈姥爷啦!!!”


 


   但是一切的喧闹弹幕都在鹤丸搬了一把普通椅子,三日月入座点开游戏界面之后安静了下来。鹤丸把手机凑到唇边然后张嘴……


 


  “啊——!!!!!!!!”


 


   黑色的小人瞬间跳上了天边,半晌之后再也没有落下来,出现了游戏结束的提示音。


 


  “……噗。”三日月摒不住抢先笑了出来,他用手虚捂住嘴,另一只手拭去眼角涌出来的些许泪水,“真是,有意思的开场。”


 


  他接过了鹤丸递来的手机,点了重新开始然后凑近唇边轻轻的开始哼歌,只有在经过沟壑的时候才会提高音量,即使如此也有惊无险的度过了第一关。


 


  不用看也知道弹幕里会有一波吹三日月作风优雅的标准套路。鹤丸再次接过手机开始,他对这个别出心裁的游戏有着特别的好感。


 


  “啊啊啊…啊啊~啊——”用着各种不同的语调磕磕绊绊的到达沟壑之后,鹤丸露出了一个谜一样的微笑,然后清了清嗓子发出了一声高昂的歌声。


 


  “来看看吧、烛台切——”


 


    “面——做好啦~~~”


 


      弹幕瞬间爆炸,以“长谷部在拔刀来的路上”和“咪酱决定扣留鹤丸的晚饭”为多数。也有顶端弹幕在为新人科普这个梗的由来。当年科技区的UP主压切长谷部和美食区的烛台切光忠第一次合作制作乌冬面,居然鬼使神差的用对歌的方式唱完了整个做法,从此留下了人生中浓墨重彩的一笔…如同锅底一般乌漆墨黑的黑历史。


 


  三日月宗近听到鹤丸开始哼唱他当年唯一露脸的几句“加上鸡蛋如何”也没有特别的反应,还可以平淡地笑着夸奖鹤丸唱的不错,反倒让打算捉弄三日月的鹤丸有些败兴。


 


  鹤丸迅速如同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一般用着不同的句子操控角色、隔壁冲田组的“欧拉欧拉欧拉!!!”和堀川的招牌“兼先生——”已经被反复使用到摒弃一边,若不是考虑到正在直播,或许鹤丸会非常乐意搜索几个三条team的鬼畜视频用来过关。


 


  “咔咔咔——!!!”


 


   在鹤丸清清嗓子度过第二关的时候,青江打开了房门示意他们吵到了邻居,只是“太吵的话,石切丸事后会抱怨听不到我的声音少了许多乐趣…”这句话,怎么听怎么不对呢,笑面污江太太。


 


  鹤丸应了一声也对着观众约定明日继续之后,结束了这次直播。只不过直到晚饭时都一直沉迷如何用各种有趣的方式过关,任凭三日月在身后微笑着注视着他一个小时。


 


  ……真的没有背后一凉吗?


 


  ————


 


   鹤丸钻进被子里的时候还捧着这个游戏,一次次不厌其烦的测试着音量的高低。三日月在他身旁翻了个身,半晌之后似是不能忍耐鹤丸一直在身边发出“啊、啊…”的声音一般抽走了鹤丸的手机放在了一边。


 


  “抱歉、吵到你了吗?”鹤丸看了眼时间这么说道,正欲说完下面的话却被三日月一把掀了被子。


 


  “不、只是想到了另一个过关方法。”三日月笑眯眯的说道,慢条斯理的解开了鹤丸睡衣的第一个扣子,语气中却充满了威胁意味,“鹤不和我来试试吗?”


 


  “…………欸?三日月…等等你别扒我裤子!!”


 


  游戏的屏幕还亮着,里面的角色随着鹤丸发出或高或低的喘息不断地跳跃,那么这次会到达一个什么样的分数呢?


 


 


 


 


-日后谈-


 


   【UP:惊吓制造者


              昨天真的吓到我了…因为某些原因现在嗓子有点哑,我们改日再玩这一款游戏吧!】


 


 


 


————————


简单粗暴的完结了。


本来可以写的更加有趣一点,结果满脑子都是上一条po特别生气所以…。抱歉、以后有时间我润色一下。


 


一个彩蛋:三日月通过哼歌的方式过关的时候、最多的弹幕是【夭寿啦三条家的居然没有疯!!超失望!!】 


 


下个坑见。

评论

热度(278)